伶珑独对

渡我至,你的佳期如梦。
(爱过姑娘,爱过少年,爱作,爱自己)

《小喜集》#2 「光室」

那天,忘记哪一天,工作日的寻常一天,冬季里很冷的一天。

我照常拼尽全力在九点之前赶到公司,那天早晨,大家却都来得很迟。只有老板万年不变的早就坐在位子上,一边开电话会,一边做PPT。

冷冽却晴彻的阳光从楼宇的天井射入,穿过玻璃窗,投出一斜三角的光影。仿佛是一座房子的屋顶与身躯,只是,都筑于日光。

一时间,我想起了那是在英国,第一次听谁说起“光之教堂”。如今,我已不确定今后的年岁中,是否还会有一个人,与我一同走着,探讨光影。

那天,冬季里很冷的一天。我的心里,有间小小的阳光房。

《小喜集》#1「昨夜」

昨夜,十一点十五分,六号线的末班停运了,我在高科西路,没有赶上。手中,是一支长柄伞和你的喜糖。你结婚了,小白。

你的家乡在离上海很近的古镇,冬天的江南都一样,飘着雨,无绝期。坐在高铁上,我思索了一路,该在给你的信封里这些什么祝福,知道列车到站,也只落下“幸福绵长”四字。在宴席上,我不想吃东西,所有的目光,都只想跟随着你。

你走过来,对我说:这次没有照顾好你;
我对你身边的男人说:好好爱这个姑娘。

这是我平生,参加的第一场婚礼。

也许灯光和音乐都催情,恍惚间,我仿佛也在下意识里计划起自己的婚礼。只有当与你告别,再次站在露天的月台上,我才想起来,还并没有谁,可以去相爱。

然而,这一晚不...

《渐晓集》-(四十一)初程


如今,正是伦敦最美好的时节。


每日清晨伊始,伦敦的阳光便开始织一卷雏菊色的网。从五六点钟的熹熹微微,到正午时分的密密浓浓,叠叠重重。下午七开始的黄昏,这张网才根根缕缕的散去,抽丝拨茧的变换着天际的颜色,朱砂的红,睡莲的紫,孔雀的蓝,直到一袭布衣的深青。当十点半的月色彻底取代了最后一段日光麻线,这长长的一天,才算是终于,终于,走向了结束的终程。


这样的天气里,不想回家,亦不甘早早睡去。哪怕日光匿迹,却都觉得月色亦是暖的。这样的日子里,身边的一切都是好的,水汽,河风,树影,飞尘。忘记是多久之前,一个姑娘告诉我,留在伦敦的日子,还有81天。如今,多少天又...

《渐晓集》-(四十)晚安

当与这个世界不辞而别,走入午夜,你会做什么。

我,关掉顶灯,打开落地灯暖黄色的光。

我,温一杯牛奶,听着程璧的民谣。

我,暂时放下疲倦,憧憬着长长短短的旅程。

我,不和任何人说晚安,这样,才最安静。

当与日光不辞而别,我用一整绢夜色,勾勒自己。

《渐晓集》-(三十九)午夜

我楼上的人家,有一只旧时的钟,正点,它就会敲响。

提醒你,蹉跎的,和收获的。

暗示你,错过的,和迎来的。

午夜,它又敲响了十二声。空气在这钟声里,也终究,睡着了。

还醒着的,也只有,忘记关掉的台灯。

以及,不甘黑夜的眼睛。

《渐晓集》-(三十八)复死

人,会死而复生么?

我不知道。却只感觉,每天,都是从活着,眼看自己一点点死掉。

但是,第二天早晨,我却还看得到日光。

也许人生,就是复死而生的轮回吧。

《渐晓集》-(三十七)路遥

我看到了一段结局,却看不到新生。

我看到了精疲力竭,却看不到前行。

我看到了琳琅世界,也看到了平庸。

我看到被扯碎的我的身体和大脑,却看不到拯救我的,那束光。

路遥知马力,日久蚀人心。

《渐晓集》-(三十六)路灯

在新家的窗口,可以看到一只交通灯。

今天早晨,我第一次留意它,当它在几秒钟内,变换了三种颜色。

黄灯总是最短暂的,红灯总是最久。也许,折衷缓慢的事情总是短暂的理想化,总有什么掌控蜉蝣生命,催你快快行走,或逼你戛然而终。

很怕有些东西,太快的来,又太快的去。置身事外,只是不愿在最后,太难抽离。然而,我突然想看那些温暖的风景,阔然山海,或炊袅市井。也许你是对的,一起经历了越多的美好,才约彼此契定生命的节拍。

只是,

我们很久,没有一起旅行。

《渐晓集》-(三十五)由衷

我最讨厌的,是言不由衷。

最近的伦敦,每到深夜,都会下雨。最近的日子,总是在深夜才去洗澡,然后在更深的夜晚,才能睡去。

因为天上的云多了,所以阴天。因为云上的水多了,所以落雨。因为发觉冷淡了,所以难免疏远。因为日渐疏远了,所以不必继续牵绊。

是我不好,自私任性。可是起码,我说了出来。只是不懂,有什么必要,你却遮掩至今。你也累了,那就算了。

我讨厌你,言不由衷。

《渐晓集》-(三十四)空城

种种原因,很久没有在lofter 更新了。与其说生活像是不断赶赴一场场宴,倒不如说像是被推近一个个集。没有宴会的觥筹交错,有的只是,赶集中无法避免的嘈杂熙攘。


最近总是在想,是什么,让“在一起”三个字,变得莫名意义斐然。我一向认为,人是群居动物,真的不假。可是,有一些被强行定义的“群居”,却让人只想逃离。


这段时间,一个人上学,一个人回家,一个人逛街买连衣裙,一个人准备第二天的午餐。曾在半夜被智齿痛醒,也正被大姨妈折腾的无法起床,因为group work 而做到凌晨四点,又在九点的时候爬起来去小组讨论。渐渐的,也终于体会到,一个人,并不一定需要被另一个人关...

《渐晓集》-(三十三)不认

我突然意识到,是不是我所一直拒绝的,排斥的,往往是我最不想承认的,短板或缺失。

在考完试的几天里,我前所未有的感觉到,毕业和未来,离我如此切近。即使还有一个月的课要上,即使还有两个月的project 要做,即使还有若干篇essay 要写,然而,那种裹挟着不安的“以后”,还是让人如屡薄冰。

给自己放一个九天的假,用双脚行走,用嘴巴交谈,用内心感受,用大脑思考。我期待哪怕一点点的收获,哪怕一瞬的微光,哪怕毫厘的指引。

让我们,谈谈人生。

《渐晓集》-(三十二)柠心

每一次,我总在想,我追求的,我想要的,是不是太多。

总是觉得不满足,总是觉得不够好,不是对物质无以复加的仰赖,而是对自己,百般挑剔的审读。

像有什么东西压住自己,以至于,压走了生活中本有的甘甜,却把苦涩,越压越浓。

有的时候,真想做一片柠檬。潜在时光的杯水中,每一刻浸溢出来的,都是自己,最本心的味道。

© 伶珑独对 | Powered by LOFTER